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和牌课堂
干支、生肖植入麻将的创意思考
(《中华和牌创意研究》书摘)
 
 
    何谓干支、生肖历法
 
    天干地支,简称“干支”,中国古代的一种文字计序符号。天干地支组成的数序体系形成了中国古代历法纪年。在中国古代的历法中,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被称为“十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叫作“十二地支”。十干和十二支依次相配,组成六十个基本单位,也称六十甲子,两者按固定的顺序互相配合,组成了干支纪法。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来看,天干地支在我国古代主要用于纪日,此外还曾用来纪月、纪年、纪时等。
 
    天干源于纪日。太阳绕地一周的视周期,为1日,日的连续,被月的圆缺循环分成29.53天一个周期,视为30天,称为三“旬”,每旬即为10日。《说文》释旬说,“旬,徧也”,段玉裁《說文解字注》释徧说:“自甲至癸而一徧。”干取“10”数,即出于月对日的这种周期化取整标记。
 
    地支则是源于一年12月。随着每月的变化,月亮所在的星空背景和北斗斗柄所指也跟着变化,这种变化每年固定重复,于是,周天星空因12月而分成了12区,名为次,每次各有其空间之名。用日月五星行于此12区来标记时间,并为这个时间另起专名,就成了地支的来源。
 
    干支历法是现今已知世界最长的历法,对于我国历史学,尤其是科学技术发展史的考证和研究,都是极为重要的纪时标志,是我国一份珍贵的科学文化遗产。
 

 

 

    生肖也称属相,是中国和东亚地区的一些民族用来代表年份和人的出生年的十二种动物。生肖的周期为12年。每一人在其出生年都有一种动物作为生肖。十二生肖即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依次分配于十二地支,是中国民间计算年龄的方法,也是一种古老的纪年法,称十二生肖纪年法(即兽历)。十二生肖纪年法虽广泛流行于亚洲诸民族及东欧和北非的某些国家之中,但与“干支”搭配却为中国独有。

 

 
 
    干支、生肖不止仅为时间纪序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干支、生肖除了纪年法中的时间纪序作用,古人们还赋予了其更多的文化内涵。
    比如古人们将天干、地支的交融组合上升为哲学意义的“经纬之学”。经为浩瀚空宇,纬为漫漫时序,时空交织,阴阳转化、衍生万象,循环延绵。干像天,循天之道,不舍昼夜,为物种升阳播雨;支像地,遵地之义,敞露胸怀,为生命积水屯土。
 
    先哲们认为,作为天地之间的万物灵长——人,应该学习天地的无私与包容。正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只有人遵循了天地的自然规律,人才能恒久共处于天地自然间。由此,中华先哲们理解的干支已远远超出历法纪序的天文学,而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生命哲学。
 
    从经纬之学的时空观的哲学意义上来探究中国历法的干支文化,你会发现东方文化思维与西方文化思维截然不同。西方的历法用阿拉伯数字进行标记,其时空现象是直线的无限延进;而中国历法用天干地支进行标记;其时空现象是在轮回中无限演进(比如逢六十为一个轮回,以“甲子”为重新开始)。请注意,这里所说的“延进”与“演进”的异义之处:“延进”是线性思维,即前进中没有变化;“演进”则是多维性思维,即在演化发生中前进。而正是观察与体悟到干支阴阳两极融合互动的演化规律,于是诞生了中华文化的“和合”哲学,也诞生了由天地而及人文的“天地人和”的处世思考。这就是中华文化所独具的东方魅力。    
 
    相对于干支的“经纬之学”的严肃命题,而对于生肖,古人们则更愿意当作一种民俗化的谈资来调剂生活情趣,因此围绕生肖生出许多传说故事,比如十二种动物在玉皇大帝面前争抢位次排序,比如某一个时辰是某一种动物最活跃的时间段等。生肖还可以演义出每个人的不同性格,比如老鼠代表智慧,牛代表勤奋,老虎代表勇猛,兔子代表谨慎,龙代表刚健,蛇代表柔韧,马代表坚毅,羊代表温和,猴代表机敏,鸡代表友善,狗代表忠诚,猪代表随和等。生肖甚至还可以预示男女婚配的吉福未来,比如民间流传的一首姻缘属相绝配诗:“猴蛇合婚家富足,马羊姻缘多福寿。狗兔嫁娶富流油,虎猪恩爱情相投。鼠牛情缘前世修,龙鸡相亲到长久。”总之,十二生肖是动物也是人,更重要的是生命,它与“犹树之干”的十天干、“犹树之枝”的十二地支一样,都是天地间的生命灵动。
 
    由此可见,在西方历法中阿拉伯数字是枯燥的符号排序,但在中国历法中干支生肖却是生动的生命列队。这就是以生命为尊的中华文化的鲜明特色。
 
    无法断裂与疏远的干支、生肖文化
 
    自从1912年当时国民政府将中国农历改为国际通行的公历纪年并延用至今,干支(生肖)历法虽然早已从国人的记忆中逐渐地淡忘,尤其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干支(生肖)历法甚至被视为早已被尘封的古董,但是关于“甲乙丙丁,子丑寅卯”却从未远离我们的生活。人们可以从不同的文化视角去找到它们的“中华”印记。
 
    首先,干支(生肖)文化是华夏族群每一个子孙的“属相本命,华人胎记”——因为无论你出生于哪一年,都会留下“癸巳属蛇、甲午属马、乙未属羊、丙申属猴、丁酉属鸡……”的年轮印记。
 
    第二,在华人世界的“中华语境”中都会有“生肖成语,出口成趣”——比如:龙马精神、龙腾虎跃、虎头蛇尾、鸡飞狗跳、猴年马月……
 
    第三,在以干支纪年的中华近代历史上发生过许多屈辱与振奋的重大事件,“华夏史记,不能忘却”——比如:甲午战争、辛丑条约、庚子赔款、戊戌变法、辛亥革命……
 
    第四,在中华民族语言文化中关于天干的顺次符号依然不容错乱,“天干纪序,等级分明”——比如:甲冠天下、中乙冲甲、甲等甲级、乙等乙级、丙等丙级……
 
    第五,在中华民族语言文化中关于地支的时间元素依然使用频率最高,“地支计时,生活符号”——比如:午时、午饭、午睡、午休、子时、子夜、寅吃卯粮……
 
还有,在华夏族群中人们对生命年轮的认识也总离不开“干支”符号的说辞,“干支演进,岁月履痕”——比如询问年龄:贵庚几何;比如称呼六旬长者:年届花甲、花甲之年、岁满甲子……    
 
    当然,尽管以上关于干支、生肖的文化符号至今依然是中华民族的实用文化元素,但遗憾的是这些文化元素的出现都是零散支离的,而尤其是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系统符号却很少整体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即使出现也多是在风水学或命相学的字里行间,这就客观地导致当今国人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对于老祖宗留下的奇特而又妙趣横生的干支文化体系怀有一种敬而远之的距离感与生疏感,甚至于认为这是“玄学”而刻意排斥之。
 
    其实,追溯“干支文化”,就是追溯我们华夏族群的生命来路;尊重“干支文化”,就是尊重华夏先人的生存创造力。相传华夏人文始祖伏羲氏当初就是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旁及万物、进取人身而创造出华夏文化的。古《尚书·尧典》也记载说,尧帝非常重视观察天象以利部落族群百姓,“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用现代语言解释就是:(尧帝)命令羲氏与和氏,敬慎地遵循天数,推算日月星辰运行的规律,制定出历法,敬慎地把天时节令告诉人们 。这里讲的是圣人敬天,进而顺应天道,为人间制作历法,把“天之道”融入普通人生活中。所以,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人与天合一。历法就是天之道,我们的日常生活都是循天道而生。因此,我国古代的干支时间观并不是西方单一纵向思维的时间观,而是一种整体认知天地人的三维立体的时空观,并由这种立体时空观创生了“天人合一”哲学观。
 
    “天人合一”是中国古典哲学的根本观念之一。就是把人“放大”到与天地齐一同等地位,将天地的运行与人类的演进合为一体。天地人三者虽各有其道,但又是相互对应、相互联系的。彼此相依为命,同生共存,恒久演进。
 
    麻将是干支、生肖文化记忆的最佳载体
 
    观天地而应人生,知天地而福人生。中华先祖基于生命的生存意识,自觉地将天地人视为命运共同体。“天、地、人”三才之道的学说出自《周易》。这个学说早就深入中华子民之心,贯穿于中华民族的人伦日用之中,牢固地培育了中华民族乐于与天地合一、与自然和谐的精神,对天地与自然持有极其虔诚的敬爱之心。      
 
    而在我国独有的麻将文化中,也有一种说法,“饼、条、万”牌面符号分别代表“天、地、人”三极、三才。即“饼”为圆代表天,“条”为方代表地,“万”为万物代表人,人属于万物之一。而另有一种说法是“白、发、中”代表“天、地、人”。“白”即代表天,而“发”就是地,比如人们经常问“在哪发财?”就指的是地点,同时,还有“万物生发”也是指的大地。天在上,地在下,中间就是人,这就是麻将的“中”。还有一种说法,“发”是在人的最顶部,所以用发代表天。“白皮”代表地,“中”既代表五行中的中方土,也代表天、地、人“三才”中的人。故而麻将中的“大三元”“小三元”(发为“天元”,白为“地元”,中为“人元”)番种命名或许就由此而来。当然,这几种说法只不过是麻将研究者一种“望形生义”主观臆想的说法,或者是一种随意比附的牵强附会的说法。
 
    其实,如果真正要想让麻将文化明显表义“天、地、人”哲学意象,有一条正确路径可行,就是直接将天干、地支、生肖符号植入麻将,则可圆满地诠释“天、地、人”在麻将牌中的生动意象。
 
    我们不妨看一看中华和文化牌(简称:中华和牌;技术名称:天地人和麻将牌)的创意思路:
 
    天干为天,地支为地,生肖为人(特指炎黄子孙)——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十天干与太阳出没有关,十二地支与万物消长有关,十二生肖则象征华夏民族共生共荣的族群生命。天干(天)+地支(地)+生肖(人)=天地人和,互融相生。如此一来,“天、地、人”三极、三才与麻将牌面符号的寓意对应就不再是“望形生义”,而是“形义合一”了。
 
     以“天干、地支、生肖”作为“天、地、人”文化意象的对应符号,比之传统麻将的“饼、条、万”或“白、发、中”技术符号更直观、更准确、更有文化内涵,同时更能体现中华民族文化的基本元素特征。
 
    干支、生肖符号植入麻将,不仅可以让传统麻将单纯的数序体系附着了“天人合一”的哲学内涵,同时还可以让天干、地支、生肖三组相融对应的系统符号整体地嵌入游戏者的记忆。
 
    当然,如果干支、生肖符号植入麻将的意义仅限于对传统文化基本元素的记忆,这还并不能全面体现中华和牌对麻将革新演进的实际价值。通过天干、地支、生肖符号的不同对应排列组合而设计出多项具有独特文化意蕴的创新番种,从而让麻将变单纯的数序游戏为中华传统文史知识游戏,才是中华和牌真正的创意目的及功用价值。
 
    中华和牌运用干支、生肖符号元素,从牌艺技术路径上共创意设计了“天地人和”“生肖本命”“干支历法”“圣龙图腾”“天道有序”“时光流转”“甲子轮回”“华夏史记”“生肖成语”等九项具有不同文化意蕴的全新番种,令传统的麻将游戏耳目一新,让单调的数序游戏变成生动的知识游戏,更重要的是它是用最活跃的娱乐游戏方式寓教于乐让中华民族文化得到有效传承。
 
《中华和牌创意研究》由长江出版传媒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作者周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