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贤文生财

 

“第二传播”与《贤文生财》
文/周  涧
 
 
    自笔者首创传播学新论“第二传播”观点,并出版《第二传播——广告策划与实施的再传播策略》(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出版)专著以来,便有很多人问我“什么是第二传播”的问题。于是我回答:凡是将曾经传播过的有价值的信息,进行重新整理加工并赋予了新的心智思考,且能产生新的价值的再度传播行为,就是“第二传播”。
 
    “第二传播”在传播学术体系中是一个全新的“传播”运作认知,它内涵两个核心要素,一是“持续”,二是“创新”。
 
    “第二传播”一方面可以理解成持续地“再传播”,就是将某一信息源的初始传播(或曰“第一传播”),进行延展性地传播。这是基于人们对信息接受的心理状态而采取的一种强化式的传播行为。因为“传播”只是引起“注意”,而不断地“再传播”才会形成“注意力”,某一信息的传播要想达到深入人心,必须要经过反复和持续传播才能获得实效。
 
    “第二传播”另一方面可以理解成对初始传播(或曰“第一传播”)信息重新演绎和包装的创新传播,就是将初始传播过的有价值的信息,用新的思考和新的表现形式进行再度传播,从而使曾经传播过的有价值的信息再创新价值。这是基于人们对信息需求的多元性现实而采取的智慧性的劳动。因为“老生常谈” 的单调重复总会令人厌烦;而另一方面,不同文化层面的受众也胃口不一;只有从思考上和表现形式上赋予了初始信息新的元素,这个信息就会以新的色彩生动地走进更多人的心里。
 
    应该说,在“第二传播”的表现形态中,“持续”是特征,“创新”是灵魂。
 
    “传播”有始,“再传播”无终。通观天下传播现象,大凡有价值的信息总是在无限地变化着各式新的花样在延续传播。一部《红楼梦》,万千“红学家”。围绕《红楼梦》的故事蓝本,仅续书种类就高达百余种,而“红学”研究的各类文章和书籍更是多不胜数。还有戏曲、影视和民间的评书、故事等等多元形式的另类演绎,让“红楼”的文化生命得到了新生和永生!
 
    从古至今,在社会现实生活中,“第二传播”文化价值的范例无处不在,比如,本书所研究的国学精粹《增广贤文》,就是一本典型的“第二传播”文本。
 
    《贤文》中的文字内容并非出自某一朝代某一个文人之手,它融汇了散见于古籍的经典佳句和散见于民间的精彩谚语,然后几经历代先贤数版的扩充修订,最后形成了今人所看到的这个样子。它既是一种中华传统文化的持续传播,同时也融进了汇编者的“成书思考”,先贤们是要用《贤文》的读本形式,系统地集约中华民族的生存智慧,来教诲人们正确做人做事,以求人生幸福安宁。虽然流传于当今的《贤文》仍有不同的版本,内容各有异同。但这并不妨碍后人对其主要精华部分的了解和传诵。这样看,《贤文》的“第二传播”文本形式无疑为弘扬和传承中华国学文化,创造了其个性化的独特价值。
 
    《贤文生财》则又是继续对《贤文》文本内容的一次“第二传播”。 通俗地说,就是以“品贤文”或曰“贤文心得”的方式,对“贤文”价值的再度张扬。
 
    它是将《贤文》中的相关内容,按照现代的财富观念和笔者个人的心智思考进行有选择的取舍,并进行新的整合和富有新意的演绎,力求古为今用,准确地说是为当今的财富社会寻找一种民族文化力的支撑。为了印证对“贤文”内涵意蕴理解的诠释,笔者搜集了大量有据可考的发生在中华大地的古今故事与案例,旨在证明《贤文》智慧光芒的不朽,同时也借以丰富本书的多维视角,增强可读性。
 
    文化力是用来推动生产力的。财富的创造需要精神的源泉,中华先贤的智慧是一座取之不尽的财富金矿,但它需要用新的眼光去发现它,用新的思考去开掘它,用新的热情去拥抱它。
 
    “第二传播”理论观点的创新思考,并不是为了刻意杜撰一个传播学术新名词或者故意作秀设计一个文字游戏,笔者对“第二传播”的概念定位是“能够创造和产生新的价值的再传播行为”(这在已出版的《第二传播——广告策划与实施的再传播策略》一书中有更详细阐述与案例印证)。故此,以“第二传播”学术眼光和“第二传播”心智思考去发现和开掘《贤文》中蕴涵的财富因子,也应该说是对中华国学文化传播弘扬的一次新的价值再造。
 
    一种创新的学术理论观点的提出,需要用运作实践来检验。如果说这册《贤文生财》作为商业文化演绎的“财富蒙学”读物,能够为当今读者在各自的创业和财富积累实践中带来些许的助益,那么它就不仅仅是“第二传播”的新文本形式所带来的现实价值,而更是中华国学文化所与生俱来的恒久魅力。
 
    与其说是“第二传播”学术实践催生了《贤文生财》,不如说是《贤文生财》为“第二传播”学术实践带来了新的感动,因为它的价值已超越了文本作品的本身,而有可能成为一种深深镌刻着中华文明烙印的财富文化,影响更多的中华子民。
 
    至此,《贤文生财》书稿即将最后搁笔了,但此时书中所收录的故事依然一一鲜活在笔者的眼前。是这些故事,将“理性”的《贤文》“感性”了起来,从而让《贤文生财》文本内容也生动活泛了起来。如果说《贤文生财》的可读,那是因了中华文化故事的丰盛;如果说《贤文生财》的可品,那是因了华商财富故事的有益。
 
    本书首印之后,笔者将继续认真搜集并诚向读者广泛征集,具有启迪教益意义的华商财富故事和案例,以求在今后的修订本中做到内容更丰富、开卷有更多收获。在此,笔者向所有热情关心和关注本书的朋友,以及本书所收录的所有资料的“第一传播”者致以诚挚的谢意!
 

   (本文系《贤文生财》“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