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传播研究

 

传播失当与明星失色
——从第二传播的双刃剑观点看于丹被轰现象
/第二传播
  
  第二传播学术定义是“用再传播的方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前些年,北师大教授于丹女士就是用电视讲坛解读儒家学派经典著作《论语》的“再传播”方式,实现了推动传统文化普及教育的社会价值,同时也收获了名噪中华和财源滚滚的个人价值。
 
  从学术角度分析,于丹“第二传播”的成功,首先得益于《论语》著作的本身价值。《论语》是记录孔子主要弟子及其再传弟子关于孔子言行的一部书。《论语》的语言简洁精炼,含义深刻。其中有许多言论至今仍被世人视为至理。
 
  其次,得益于现代电视媒体的传播新手段。把平面阅读的内容转换成立体视听的内容又加之央视节目的强势覆盖率,从而最大能量地放大了《论语》解读者的影响力。
 
  第三,得益于《论语》故事化解读的语言风格。《论语》自汉代以来,便有不少人注解它,但由于形式刻板和文辞拘谨致使它的流传无法进入广大普通百姓阶层,而《于丹 <论语> 心得》却以讲故事的方式娓娓道来,通俗易懂,加之她在电视讲坛上抑扬顿挫、声情并茂、手口配合的神形发挥,进一步促进了《论语》心得的传播效果。
 
  第四,得益于逢迎官方宣传口味。《于丹 <论语> 心得》借孔子的言论,劝教当下时代的人们要从内心自省、自束、自克,对世事不要抱怨,甚至遇到不公正的待遇时要从自我内心找原因。正是这种为官方代言的劝教,获得官办宣传机器的大力推崇和鼓动,并被冠以“心灵鸡汤”的美誉而使其从此大红大紫起来。不仅被邀请到全国各地各种场合巡讲,而且《于丹
<论语> 心得》书籍卖得异常火爆。2007年,于丹以1060万的版税收入荣登“第二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2位。
 
  然而就在于丹女士获得巨大名利成就的同时,对其学术操守的批评声也相伴而生。
 
  一开始只是对其《论语》解读的肤浅和曲解提出指正。比如最显而易见的错误就是对孔子论“信”的曲解。
 
  《论语》“子贡问政”篇有这样一段话: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之,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这段话的意思本来是,弟子子贡向孔子请教执政者立于不败的要素,孔子答:充足的粮食和强大的军队,再加上立信于民的举措。子贡又问,如果不得已必须去掉其中一个要素,三个要素应先去掉哪一个?孔子答:去掉军队。子贡继续问,如果不得已还必须去掉其中一个要素,剩下两个要素应先去掉哪一个?孔子答:去掉粮食。人生自古总有一死(没有粮食大不了也是一死),但如果失去了民众的信任政权就无法立世。
 
  但于丹对“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的解释是:“没有粮食无非就是一死,从古而今谁不死啊?所以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一个国家没有信仰以后的崩溃和涣散。其实,什么是政治?政治并不一定让大家都过上一种物质文明生活,他仅仅是一个标志,真正来自于内心的那种安定和对于一种政权的认可,这些都是来源于信仰。这就是孔夫子的一种政治理念,他认为信仰的力量足以把一个国家凝聚起来。”
 
  在这里,于丹将孔子讲“信”的“执政者的信用”之义曲解成“民众对政权的信仰”,不仅与子贡“问政”主题大相径庭,同时随意篡改了孔子强调执政者应立信于民的经典观点。而接下来“政治并不一定让大家都过上一种物质文明生活”的解释更是荒唐至极了。于丹女士劝教人们,即使对于没有让自己过上物质文明生活的政治,也应该有“真正来自于内心的那种安定和对于一种政权的认可”。换言之就是,做百姓的应该听命自省,用信仰的力量凝聚国家。
 
  于是网上有文章评论:我怀疑于丹在这儿是有意曲解这句话,为的是把一个国家的“不立”的责任推在老百姓身上,以便“上”和“君”就可以指责百姓没有信仰而误国了。
 
  还有许多认真的读者纷纷指出于丹其他多处曲解《论语》。
 
  网上披露:其实这位因电视走红的“学术明星“,自火起来的那天起就争议不断。2010年3月3日,于丹新书《于丹〈庄子〉心得》在京首发。随后,北大、清华、北师大、中山大学、暨南大学等10名博士联名称“将反对于丹之流进行到底”,要求她从《百家讲坛》下课,向观众道歉;2010年,于丹将代替余秋雨入主青歌赛的消息一出,就有网友予以反对;2012年6月,于丹现身中国作协公布的2012年拟发展会员公示名单也引发了争议,人们质疑她算不算作家。
 
  对于民意的批评,于丹女士不屑一顾,依然我行我素四面游说、八方张扬。继续以于氏特有的“心灵鸡汤”方式讲论语、讲庄子、讲昆曲、讲其他更多话题。但在于丹女士的名望不断扩散的同时,也客观地扩大了受众的反感面。
 
  终于,在几年之后引发了作为盛邀嘉宾却被观众轰赶下台的尴尬事件。
 
  这是新华网2012年11月18日的一条消息:11月17日晚在北大百年讲堂的一场昆曲演出中,表演结束时,于丹被主持人邀上舞台作总结。在她说要“代表”全体观众向演员鞠躬时,遭到台下观众喊“请下去”。于丹赶紧说了一句什么,转身从后台下去了。
 
  对于“于丹遭遇嘘声”,18日,搜狐微博发起了一项对此事看法的投票,近两万名网友参与,超过63%的网友投了“轰的好”。
 
  于丹的被轰现象,也印证了第二传播学术的“双刃剑”观点。在《第二传播——广告策划与实施的再传播策略》第八章“再传播同样也是一柄利害相生的双刃剑”专章中,有这样一段阐述:
 
  往往登上顶峰的人他的脚或许就踏在悬崖的边缘,当一张弓被拉满的时候断弦的风险就会相伴,人既然不能成为神,就必定有失误和缺憾。以常胜将军自居而建树的功德碑,有时会因一碑受损而毁了一代骁将的清誉。
 
  在大自然的客观规律中,任何事物都会有它的两面性,广告策划与实施的再传播运作,同样也是一柄利害相生的双刃剑。在再传播的运作实践中,优秀的创意和成功的策划通过案例再传播,其正面效应可以为创意策划执行人铺就辉煌的“明星”路;而“貌似” 优秀的创意和“一时”成功的策划,一旦现实证明其不过是“哗众取宠”的失败之作,如果这样的案例越经再传播,其负面效应越会让创意策划执行人名望受损,即使是曾经威风八面的“大师”级人物,也将会在人们内心动摇对其的信赖与尊崇。
 
  《第二传播》的这段阐述虽然是以得意忘形的广告人为例,但从传播学术观点的立论上还是可以推及到其他传播失当行为。就是提醒传播者要谨守价值法则,传播行为一定不要矫情肤浅、哗众取宠。因为受众不是愚民,人人心中都有一架价值天平。
 
  当然,于丹被轰现象还有更深一层的涵义,就是人们普遍反感文化对政治的逢迎。应该说,于丹被捧,是政治的需要;于丹被轰是还文化纯净的必然。
 
  有学者指出,声称自己4岁读《论语》的于丹,对《论语》的解说错误百出,而讲《庄子》更是臆断妄议,基本文理都不通。但于丹却在商业的包装下,高调成为文化市场的“国学符号”。而于丹国学解读的最被人诟病之处还在于,她缺失了一个学者必须具备的真诚品格,所以近年来公众对她的最普遍评价就一个“装”字。此次北大观众在她未开口前就起哄,根本原因还不是于丹以昆曲外行来扮专家,而是公开抵制这个“装”的于丹,抵制她所代表的市场的虚伪和流俗对严肃文化的欺凌。
 
  网友“老徐时评”:于丹这些年以娱乐明星的包装兜售披着文化外衣的心灵鸡汤,脱离社会现实无视民众疾苦,矫揉造作胡说八道,成了鲁迅笔下的帮闲文人到处得瑟。这是于丹的悲剧,也是中国文化的悲哀!对于这种人,难道不该轰吗?
 
  网友君子乾乾评论:我曾对于丹有好感,尽管有十个教授曾对于丹曲解论语有看法。后来我读了《于丹讲“角度”》,很不以为然。这不是坦荡,更与无私不沾边。按于丹的观点,就是人不该有自己的思想,有思想的人就要挨打,世故圆滑,不说一,也不说二,没有了思想,就不挨打。这是奴才教育,一个聪明人也会被教育成傻子。于丹的许多话不仅仅是错误的观点,而且是前后自相矛盾的,不能自圆其说。最让人失望的是,在文化心理上,她千方百计压抑鲜活、阳刚的人性,主张保守、忍让、逆来顺受的品格;在具体的行为方式上,要人们放弃进取和努力,甘愿受苦,也就是让人做现代版的“阿Q”。
 
 
△ 图片来自天涯论坛
 
  天涯论坛“关天茶舍”《民间语文第183期》针对于丹被轰事件,做了一个以“心灵鸡汤,馊了”为题的专题,评论道:于丹在此事件中被广泛报导,和其行事风格不能不说息息相关,学者批评于丹被一直假借儒家学说,灌输人们安于社会现实,妥协和认命,软化人民的独立思想。因此于丹言行被高度政治化,心灵鸡汤的学者,成为于丹的标签。(吴迪《笑谈于丹》,《中国方域》,2007年第2期)也就是说,于丹通过她对《论语》的讲解,要向中国的普通观众、读者普及什么样的思想、观念,而这样的思想灌输在当今中国的现实中又会起到什么作用,这才是关键所在。这些评论,才是于丹“被轰”下台,普遍为之叫好,和认为北大重燃正义的真正关键所在。
 
  华夏时报《于丹:没落的学术“鸡汤”》文章评论道:有人把于丹老师引起公众反感的原因总结为“以娱乐明星的包装兜售披着文化外衣的‘心灵鸡汤’”。于丹在北大被哄,“关键不在于她当时说了什么或曾经说过什么,而是她一向的言行,过度透支了公众对她的兴趣——时时说、到处说、什么都说”。所以自她走红之日起,诸如“学术超女”、“国学奶妈”、“心灵鸡汤”的批评声就未曾断过。遗憾的是,于丹老师并未因此清醒,反而在更多领域中跨界插足,忙个不亦乐乎。 而公众背弃于丹老师的更重要原因在于,在当今社会转型期,人们已开始厌弃高谈阔论华而不实的“口水”,而更看重公众人物和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但于丹老师却继续着自己的“布道”,而几乎听不见她对当下的社会现实发声。
 
  看来,于丹的被轰现象已经超出了学术,超出了文化,又还原到了民意向背的政治。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
 
  下一次,如果于丹再被盛邀上台,还会被轰赶吗?元芳,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