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著作推介
  
 
序:缘起《弟子规》
 
 
    毋庸讳言,本文完全仿效中华国学经典读本《弟子规》的创作思考和文辞组织,甚至连字数(含文中小标题在内共1099字)都不多一字不少一字。为什么要写这些文字,还得从《弟子规》说起。
 
    众所周知,在新中国的改革开放前,像《弟子规》这样的读本是属于封建文化糟粕被纳入扫除之列,因此,很多人都不知道《弟子规》是何物。直到现在,尽管中华传统文化得到极大弘扬,国学经典正在大力推崇,但不知《弟子规》仍然是普遍现象。
 
    《弟子规》原名为《训蒙文》,系清朝康熙年间的秀才李毓秀所作。后经清朝贾存仁修订,改名为《弟子规》。其内容采用《论语·学而篇》第六条:“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的文义,以三字为一句、两句一韵编纂而成,具体列举出为人子女在家、出外、待人接物和求学等时候应有的礼仪与规范。作为中华传统的启蒙教材,清代后期几乎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有同等影响。
 
    历史总是因时而选和因时而崇文化品种。时代进入21世纪的今天,国人对《弟子规》的热崇已远远超过《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甚至儒学圣书《论语》。一时间,各种读本、论坛、讲座、碟片扑面而来,有的地方甚至还自发地成立了“《弟子规》讲师团”,常态性地全国各地四处巡讲,在“大家都学弟子规”的号角催动下,不仅进学校、机关,甚至还走进企业,大有“一文蔽天下”之势。
 
    究其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数十年来道德失范、规矩破碎的社会现象十分严重,以至善良的人们感到生存危机重重。所以许多有“思”之士将问题的症结追索到“教育缺失”上。于是试图重拾圣贤书,重颂圣贤文,重温圣贤教,重兴文明邦。
 
    笔者就是在这样的文化风潮的涌动下,偶然也是初次结识了《弟子规》。但是与此同时,又听到了强烈抨击“普学弟子规”现象异议之声。
 
    抨击之声认为:
 
    “‘人格驯化,头脑僵化,脊梁骨缺钙,膝盖骨发达’,《弟子规》的负面作用正在牵着儿童走这条路。《弟子规》可以培养出‘老实听话’、有一定道德水准的‘谦谦君子’,同时却在扼杀未来的革新家、科学家!”(著名国学教育家杨万霖语录)
 
    “《弟子规》是站在大人、统治者的角度上看孩子、‘教育’孩子的书;最根本的就是这本书或者说很多古代的所谓先贤从来不把孩子当人看,只是把孩子当做‘器’,你要做什么你得干什么。换句话说,弟子规给现在的成人看看还可,但不是什么圣经,更不是救世主。
 
    罗素说‘教育主要在于本能的培养,而不是压抑本能。’《弟子规》中很多条款不就是在压抑孩子的本能吗?孩子原本就是蹦蹦跳跳的、好奇的、游戏的、幻想的生活,可你要他缓步、低声、恭敬、谦虚……丰子恺先生说‘这些都是在摧残他的童心’,我深以为然。丰老先生还说过‘礼貌等等原非恶事,然而在人的广泛伟大的生命上来看,是最末梢的小事而已。孩提的时候专心于这种末梢的小事,叫他望下,叫他走小路,这是何等的教育?’”(摘自网文)
 
    更有网络上的过激言辞:“《弟子规》就是用来愚民的一种工具,就是封建愚民思想的延续!”
 
    面对《弟子规》褒贬之声,笔者却各有偏向,一方面肯定《弟子规》对循规做人的积极教育意义,另一方面赞同不要将《弟子规》神圣化或灵妙化了。
 
    《弟子规》核心是以“孝”的名义强调一个“顺”字,要求子女对父母要言听意顺、绝对服从,要求子女在父母面前要谨言慎行、要规规矩矩。但并没有阐明要“因慈而孝,因理而顺”。这样就给子女带来了很大的困惑:父母如若不是慈爱温和的长辈而是私欲霸道的长辈,做子女的也要“父母责,须顺承”“号泣随,挞无怨”逆来顺受吗?
 
    笔者认为:当今以《弟子规》教育孩子不是不好,而是孩子们的父母自己就压根儿没有学过《弟子规》,因此也压根儿不会按照《弟子规》的教育去规范自己的言行,传统文化的《弟子规》教育早已断层了好几代人。上不行,下难效。下梁歪,是因为上梁不正。试想,一个酗酒行暴的父亲和一个好赌成性的母亲,能让自己的孩子不潜移默化地仿效混世吗?
 
    还有许多父母以自己的个人意志和情趣好恶为中心,非要硬性强迫孩子顺其意志、同其好恶,用同化个性来扼杀孩子的自由天性,往往孩子迫于“孝礼”的精神威力,而不得不忍气吞声,压抑自己的心性和感情,斩断自己的梦想,甚至放弃到手的机遇,去违心顺从。
 
    更有恶劣残暴的现象让人心冷齿寒。
 
    据《扬子晚报》报道: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期间,一位名叫江尊芳的13岁的小学六年级的女生,只因为向家里要了40元钱捐给了灾区,竟被亲生母亲用擀面杖活活打死!另有华商网一则《一周2个孩子被家长打死 该怎样教育孩子引热议》的报道:6月11日,9岁的君君(化名)因一门课只考了70分,气愤的父亲便开始殴打君君。当晚,君君身体不适,送医院后不治身亡。6月18日,怀疑8岁女儿甜甜(化名)偷了家里两元钱,长安区东韦村的夫妇俩在惩罚甜甜时,失手将孩子打死。……
 
    生命的幼苗,只因生错了土壤而过早夭折。如果我们不是先改良土壤,而一味地要求幼苗茁壮成长,岂不是本末倒置?
 
    作父母的没有慈爱,如何要求子女孝礼遵从?
 
    2010年4月13日《武汉晨报》登载了这样一则报道:《受不了父母责骂 14岁女生写日记扬言杀父母》。这位小女孩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我的父母永远不懂我?我真的想让父母杀死我或自己离家出走!忘记那痛苦的事。我每次来到学校都非常开心,而回到家却十分痛苦,仿佛地狱一样。父母说‘看到你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我的心已经凉了,彻底对父母没有感情了。如果世上的警察不抓我的话,我第一个杀的就是父母。”
 
    以上这些都不是媒体的杜撰,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在“家长专制”和“家长独尊”的文化下,在“棍棒教育”和“人格伤害教育”的生活现实中,一群“心灵受伤”的80后、90后年轻人,于2008年1月18日以惊世骇俗的创意,在豆瓣网上创建了一个名为“父母皆祸害”的网络讨论小组,他们用“祸害”的定义来形容50后、60后的父母,以此宣泄自己内心的反感与痛恨。至今,该网络讨论小组成员已经达到两万多人,据媒体最新报道,目前新成员呈现更快速的增加!
 
    这个现象与其说是父母们的悲哀,不如说是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的悲哀。人之初,性本善。孩子们的任何过激情绪和过激言辞都不会是他们的本性使然,而是父母私欲表露和不当言行污染,日积月累沉淀下来的恶性垢石。
 
    其实,“父母皆祸害”网络讨论小组的孩子们的主张非常理性:“反对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积极手段,为的是个人向社会化进一步发展,达到自身素质的完善。我们不是不尽孝道,我们只想生活得更好。在孝敬的前提下,抵御腐朽、无知、无理取闹父母的束缚和戕害。这一点需要技巧,我们共同探讨。”
 
    “父母皆祸害”只是一句借用词,源自英国作家尼克·霍恩比的小说《自杀俱乐部》中少女杰丝说的一句话。笔者作为也是一位生养有90后女儿的父亲,并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大逆不道,这只是心灵受到重创的孩子的一种痛苦宣泄。人不伤心,何所怨?我倒是觉得孩子们大胆公开说出的这句话应该让许多父母反思与警醒。做父母的如果不是给孩子带来快乐而是痛苦,那么他们的所谓“爱”又有什么价值呢?如果做父母的遭到孩子的怨恨,这父母就做得很失败,他们的所有付出都变成了毫无意义,这不能不说是人生一大痛憾。
 
    当孩子们的逆反心理已经形成,作为长辈的父母拿什么去抚平孩子们心灵的伤痕?没有父母良好素质的言传身教,仅靠《弟子规》纸上的孝规礼约单向训教,恐怕是愈教鸿沟愈深!
 
    于是有“思”之士们又倡导:包括成人在内“大家都学弟子规”。这个倡导固然很有积极意义,但是对于人格意识早已成熟并定型了的成年人,这训教童蒙的《弟子规》能对成年人的言行起到约束规范作用吗?且不说成年人在七色斑斓的社会大染缸浸淫已久,单就他们面临五味混杂的现实生活,也难以让他们静下心来去甘做一年级的小学生。
 
    因为现实的生活太现实,况且今日之现实与数百年前清朝时的现实早已相差十万八千里!比如在当今社会,人口流动频繁,求学求职,失业择业,人生漂泊无定,如何让人“居有常,业无变”?比如现代社会人际沟通非常重要,没有沟通就没有个人才智学识的展现,没有沟通就没有他人对你的赏识和发现,而这人际间的沟通就需要用语言或书面文字去“说”,但是《弟子规》要孩子从小就养成“话说多,不如少”的沉默寡言的习惯,这样的训教只能培养出自我封闭的孤僻性格。
 
    因此,教育应与时代接轨,应与对象契合。笔者以为,现实的家庭教育不应仅仅针对孩子,同时要针对父母,而更重要的是父母言行规范的素质教育。父母自身慈贤,何愁子女不孝礼?于是笔者便萌生了“欲正弟子,先正父母”的写作思考,于是由《弟子规》便衍生了《父母谣》。
 
    之所以将主题的后缀词不仿效“规”或“经”的定位,是因为“谣”更具有亲和性和民俗性,以区别刻板严肃的面孔。
 
    是为序。

 

周 涧
2010年10月于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