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第二传播

 

 
传播与再传播的因与果
文/周 涧
 
 
    开篇前先讲两个来自作者家乡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五祖传授衣钵
 
    作者的出生地,是处在鄂、赣、皖三省交界之地的湖北省黄梅县。在这里发生的中国佛教史上的“五祖衣钵传六祖”的故事,曾广为世人传道。
 
    相传中国佛祖自达摩的衣钵由惠可、僧璨、道信传至第五代佛祖弘忍手上时,再往下传成了一道难题。其时五祖弘忍在黄梅东山寺(即现在的五祖寺)创下盛极基业,门下有七八百僧侣,其中上座高僧神秀最受宠信。本来按既定的衣钵继承规则,理应由神秀接替佛首之位。但出乎所有门僧的意料之外,弘忍竟把象征佛祖威望及荣耀的衣钵传给了大字不识、只在东山寺碓房舂米的苦行僧惠能。原因是弘忍对神秀的“悟道心得”的偈语不甚满意,而偏爱惠能的“悟道心得”。
 
    神秀的偈语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弘忍认为:“后代依此修行,亦得胜果。可惜犹未见本性也。”
 
    惠能当时仍在碓房舂米,悟性极高的他请人代写了一偈,张贴在神秀“打擂台”的偈旁。偈语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惠能的偈语生动地道出了禅宗提倡的心性本净、佛性本有、见性成佛的玄机。
 
    此偈让弘忍内心大为震惊,本寺内竟还有对佛理禅机参悟得如此透彻的后起之秀。于是,一个人来到碓房,亲自寻访正在舂米的惠能。弘忍一语双关地问:米舂白了吗?惠能心领神会,答:舂白了,只是还没筛。弘忍用杖击碓三下,走了。惠能即遵此暗语,三鼓时分悄入“授法洞”得五祖衣钵,成为禅宗六祖。
 
第二个故事:黄梅戏成他乡之果
 
    在当代的中国戏曲艺术中,被誉为“戏曲中的歌剧”的黄梅戏因其唱腔甜美、委婉动听而深受广大国人喜爱。戏曲因地名得名,“黄梅戏”其发源地就在湖北省黄梅地区。黄梅戏最初由当地民间的“黄梅采茶戏”、“黄梅文曲戏”演变而来,唱戏是当地农家农闲、节庆之日娱乐聚会时的一种文化活动。黄梅人喜爱唱“黄梅戏”,当地流传有“一去二三里,村村都有戏”的说辞。但黄梅地区却无法让“黄梅戏”在当地发扬生辉。
 
    据说清道光年间前后,黄梅地区经常闹水灾,百姓生活很不安宁。于是,民间的艺人就顺长江沿途乞讨卖唱到下游安徽省的安庆地区。由于安庆港口码头商事交易繁荣,艺人们演出有商客捧场,因此黄梅戏在这里就有了繁衍生息的市场,并渐成气候。到了解放后,又因《天仙配》电影的拍摄,安庆的黄梅戏便唱响了全国。
 
    1988年1月2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载的一篇《毛泽东看黄梅戏》的文章提到:1958年,毛泽东在武昌东湖客舍问湖北的同志,“黄梅戏怎么到安徽去了?”湖北的同志介绍说,是大水冲去的。黄梅县地处长江、龙感湖之间,每年水灾,会唱黄梅戏的水乡人家,就流落到安庆一带去卖唱。毛泽东长叹一声,说:“是这样!严凤英演的《天仙配》的娘家是黄梅县。”
 
    1983年8月,湖北省从发展地方文化经济的战略思考出发,决定把振兴黄梅戏作为一项重点文化工程来抓,要把黄梅戏请回“娘家”来。湖北省委、省政府及其有关部门,黄冈地区、黄梅县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都为此“文化工程”的落实做了大量的有益的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毕竟安庆的黄梅戏早已深入人心,时至今日“黄梅戏回娘家”仍难以如愿。
 
    黄梅戏发源于黄梅,发展于安庆。改革开放以来,安庆市更是大力弘扬黄梅戏文化,把黄梅戏作为一个城市的品牌来建设和经营。可以说,现在的人们都认为黄梅戏是安庆的地方戏,甚至把“黄梅戏”与“安庆”的“形象符号”等同起来。
 
    讲这两个故事的目的,旨在印证“传播与再传播”的客观效应。
 
    第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当年惠能在弘忍传授衣钵时依然默默甘当碓房的苦行僧,不去明白表露自己潜心悟道的真境界,那么就永远不会有日后的六祖伟业。
 
    第二个故事告诉我们:即使黄梅地区是“正宗”的黄梅戏曲源流,但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客观条件、环境和机缘,最后只能是“果落他乡”。
 
    两个故事,前者说的是:传播创造价值。后者说的是:传播需要条件。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才有果。
 
    因果相生,才有万物的精彩。
 
    (本文系《第二传播》“开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