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传播研究

《中华节气文化牌内涵创意及技术规则设计》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鄂作登字-2017-A-00005117
《中华节气文化牌视觉符号体系创意设计》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鄂作登字-2017-F-00005118
 
 
二十四节气文辞的美学意涵表达品析
文/周涧
 
    “二十四节气”不仅仅只是时间坐标的气象学意义的文辞符号,其实从文化美学的视角去探究也十分有趣味。
 
    美学是哲学的一个分支,美学研究的对象是审美活动。审美活动是人的一种以意象世界为对象的人生体验活动,是人类的一种精神文化活动。而所谓文化美学,是指人们对文化表现审美认知的哲学。
 
    品析“二十四节气”的文化美学,主要是品析其文辞美学意涵的表达。
 
    从学术形态的分类上看,无论是认识论美学,还是实践论美学,抑或是价值论美学,“二十四节气”的文辞符号的表达都可以看到其鲜明的印记。“二十四节气”是中华先民对时间演进与气象演化认知的文化概括,也是中华先民通过农事劳作与日常生活实践所感悟出的文化表达,同时还是中华先民以气象指导农耕稼穑与作息生活的一种参照价值的文化定义。
 
    中华文化的基因是“人本生活”理念。而“感时应物”,就是生活美学的根本之道。中国古代美学的理论基础是基于“天人合一”的“和合”哲学思考。中国古人的美学观是基于人与自然谐和统一的心灵感受。汉代哲学家仲舒最早就理论性地提出了“天地之美莫大于和”的中国美学定论。
 
    “天地之美莫大于和”,是中国古代哲学家站在宇宙观的大视野的视角,将自然与人类生命融为一体进行哲理思考的“大美”美学观。“二十四节气”的诞生,就是观天、察地、应人的带有古老中华文明印记的最经典的美学之作,因而也被称为“中国人的时间美学”。
 
    大自然为人类带来了多姿多彩的美感。中华先民在大自然中不断地发现天然之美,并按照天然原生的规律将其创造出可供族群共同分享的文化美学。于是带有诗意化的“二十四节气”,便随着天地演化轮回的美学节奏律韵走进了华夏子民的精神生活。
 
    “二十四节气”文化的美学表现,主要体现在文辞符号所表达的美学意涵上。
 
    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这是反映一年中春季气象物候的文辞符号;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这是反映一年中夏季气象物候的文辞符号;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这是反映一年中秋季气象物候的文辞符号;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这是反映一年中冬季的气象物候文辞符号。
 
    中国汉字之美,不仅在于它的方块字形的笔划结构的美,同时还有它的字义意涵的美。“二十四节气”看似平常语言的24组汉字文辞符号,其实每一组符号都是诗意化的时间节点,而其中最具文采风韵的几组文辞符号的美学意涵更为鲜明。
 
    春之韵的文辞表达:惊蛰、清明、谷雨
 
    惊蛰是春季的第三个节气,古称“启蛰”。古籍《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曰:“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惊蛰的文辞符号有两层意涵,一是天雷震响,二是虫蚁蠢动。从词义上看,“惊”表意惊动、惊扰;“蛰”表意蛰伏、潜藏。惊蛰的文辞组合意涵是指:惊蛰时节,天气转暖,渐有春雷,入冬藏伏土中的动物被天雷惊醒而开始活动起来,这时中国大部分地区进入春耕季节。
 
    其实打雷的气候现象在夏季的时候更为常见,但春雷比之夏雷,在气象意义之外还多了一分人们对“春暖万物兴”期许的心理感受。因为春暖花开,生机萌动。西晋时期文学家傅玄在《阳春赋》中曰:“幽蛰蠢动,万物乐生。”所以古人在“二十四节气”中将“春雷”作为一个重要的气象物候现象以“惊蛰”定义。惊蛰的文辞表达,体现的是一种声音震响之美和生物率动之美。唐代诗人白居易在《闻雷》诗中描述道:“震蛰虫蛇出,惊枯草木开。”
 
    清明是春季的第五个节气,古称“三月节”。清明作为农历三月间民间的习俗节日,其仪式内容主要是扫墓和踏青。从词义上看,“清”表意清晰,通透;“明:”表意明亮、明媚。清明的文辞组合意涵是指:清明时节,柳绿花红,春光明媚,大地充满了盎然生机。
 
    清明的文辞表达,其物候特征主要是指天气与自然的风光景象和人们心理上的一种春恋之美。宋代诗人吴惟信在《苏堤清明即事》诗中描述道:“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清明过后是谷雨。谷雨是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对于谷雨的节气定义,古人主要突出在对庄稼作物的关注上。春季的节气里有“两雨”,即第二个节气“雨水”和第六个节气“谷雨”。而谷雨的文辞意涵就不再是单纯的气象学的“雨水”——从云层中降落的水滴,而是具有“价值论美学”意涵的利生之“天霖”。因为随着气候的温度逐渐上升,民以食为天的谷物开始进入了最佳生长气候,而此时节的雨水恰是“好雨知时节”的天赐福物。
 
    “谷雨”节气名称源自“雨生百谷”的农谚。谷类包括小麦、稻谷、大豆、小米、高粱等,而“百谷”则涵盖棉花、红薯、玉米及其他更多的农作物,此时节正是这些作物各地开始大面积播种。“时到谷雨,种棉栽秧”“谷雨前后,种瓜点豆”,都说的是谷雨时节的农事活动。所以,在“二十四节气”中明确以农作物名称“谷”与气象名称“雨”组合的文辞符号仅此一例。“谷雨”的文辞表达,其实体现的是一种对庄稼丰收期望的心理愿景之美。唐代诗人周朴在《春中途中寄南巴崔使君》诗中描述道:“农事蛙声里,归程草色中。独惭出谷雨,未变暖天风。”
 
    夏之景的文辞表达:小满与芒种
 
    小满是进入夏季的第二个节气,紧接其后的便是第三个节气芒种。小满与芒种是“二十四节气”中连续描述农作物生长形态及具体农事活动的两个节气。
 
    农谚云“小满小满,麦粒渐满。”小满的文辞表达指的是小麦麦粒灌浆即将成熟。虽然没有像“谷雨”那样明确指代农作物名称,但却以初始词义的“小”与丰盈词义的“满”相组合,来喻指小麦的生长态势。“谷雨”的文辞意涵是气象的“雨”对众多农作物的影响,而“小满”的文辞意涵则是特指农作物之一“小麦”长势的具象形态。所以,小满的文辞表达体现的是一种自然物象之美。宋代诗人欧阳修在《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其二)》诗中描述道:“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而在其另一首《小满》诗作中,诗人更是直接抒怀:“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
 
    夏季另一个节气芒种的文辞意涵,不仅直接表达了带“芒”农作物(麦穗、谷穗)的象形特征,同时用动词“种”与之组合,生动地体现了一种劳动风采之美。宋代诗人陆游在《时雨》诗中描述道:“时雨及芒种,四野皆插秧。” 宋代诗人楼璹在《耕图二十一首·拔秧》诗作中更将秧田秀色的画面感描绘了出来:“新秧初出水,渺渺翠毯齐。”
 
    秋之情的文辞表达:白露与寒露
 
    在反映秋季气象物候文辞中,白露与寒露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有意味的两组文辞。
 
    白露是秋季的第三个节气,寒露是秋季第五个节气。古人对这两个节气同时都用“露”进行状物写意。都是水汽凝珠的现象,“白露”可以用眼睛看,而“寒露”却还要在视觉感触之外再加上身心的感触。“白露”用颜色来表意,“寒露”用温度来表意,一样的露珠不一样的气象物候意涵。
 
    白露的文辞表达也是一种自然物象之美。《诗经·国风·秦风》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唐代诗人李白在《长相思三首》诗中描述道:“相思黄叶落,白露湿青苔。”在其另一首《金陵城西楼月下吟》诗作中,诗人更将白露的形态与动感同时作了生动细腻的意蕴展现:“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
 
 
    寒露的文辞表达虽然也属于自然物象之美,但其中更深层的意涵还是情绪的感触之美。宋代诗人王安石在《八月十九日试院梦冲卿》诗中描述道:“空庭得秋长漫漫,寒露入暮愁衣单。” 唐代诗人韦应物在《授衣还田里》诗中描述道:“晨起怀怆恨,野田寒露时。气收天地广,风凄草木衰。”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池上》诗作中则更对寒露秋景别有一番惆怅滋味:“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兰衰花始白,荷破叶犹青。”
 
 
    “二十四节气”文化之美传承的新葩初绽
 
    节气的自然物象之美触发了古代诗人们创作冲动,于是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词佳作流传于世。而这些关于物候景象感怀的诗词作品的文字素材,许多都来自于“二十四节气”文辞符号。自然之美,有花开花谢的季节轮回。而文化之美,却是历久弥艳。不能想象,如果“二十四节气”时历节点也用单调的阿拉伯数字符号来标记,是否还会有如此美妙的心灵感受,是否还会有如此清丽的风韵魅力,是否还会有如此持久的馨香流芳?
 
    美学的本义是“对感观的感受”。我从天地间走来,天地之美因我而存在。中华先人就是站在人类生命的基点上去发掘天地自然之美,并以时间演进轮回的韵律节奏描绘出生动美妙的“二十四节气”诗意图卷。
 
    寰宇之大,独我善感。用心灵情感编程出的带有中华古典美韵的“二十四节气”文辞符号,荣列世界“非遗”代表作名录,成为全球敬重并共同分享的人类文明成果,实在值得全体华人的内心自豪与骄傲!
 
    敬重与感恩老祖宗留下的文明智慧与文化瑰宝,最好的行动就是传承。传承的方式应像自然生态一样百花齐放。
 
    花开一枝、新葩初绽的“中华节气文化牌”(简称:中华节气牌;技术名称:二十四节气麻将牌),就巧意地将“二十四节气”文辞符号附着在牌艺游戏之中,让“二十四节气”的文化之美伴着游戏的快乐,沁润人们的心田。
 
    如何让牌艺游戏同样也具有文化之美,游戏的设计者在牌型组合的规则上赋予了新的创意定义。
 
    如:将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四立”牌张及春分、秋分、夏至、冬至“二分二至”牌张分别组合在一起,表达自然天成之美的“始立轮新”“分至时转”番种牌型。
 
    如:将含有“春”与“雨”,“夏”与“暑”,“秋”与“露”,“冬”与“雪”的牌张符号分别组合在一起,表达文采意象之美的“春雨绵绵”“夏暑炎炎”“秋露莹莹”“冬雪飘飘”等番种牌型。
 
    如:将相同季节的季节牌、节气序数牌、节庆牌组合在一起,表达民俗风情之美的“同一季”番种牌型。
 
    如:将依循季节转换顺次演进的节气序数牌组合在一起,表达规律秩序之美的“节气龙”番种牌型。
 
    如:将春绿、夏橙、秋金、冬蓝及节庆红五种色彩的牌张组合在一起,表达色彩斑斓之美的“五色齐”番种牌型。
 
    如:将相同序数符号的春、夏、秋、冬四季的节气序数牌组合在一起,表达数值偕和之美的“四色四同顺”及“四同刻”番种牌型。
 
    如:将不同序数符号的春、夏、秋、冬四季的节气序数牌组合在一起,表达数值递增节律之美的“四色四节高”及“四色四步高”番种牌型。
 
    如:将春、夏、秋、冬四季的第六个节气序数牌组合在一起,表达吉祥顺达之美的“六六大顺”番种牌型。
 
    美,是一种通感。对于文化美学表达,任何文化形式都可以是相互类通的。只要用心、用情,无论你我他都可以成为文化之美的传播使者。
 
    在当今的21世纪时空下,钢筋水泥建筑与霓虹斑斓闪烁的城市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大,在都市的围城中生活,人和节气光阴逐渐隔离疏远。而拉近人和节气光阴,需要对自我血脉身份的认同,对民族先祖宗根的敬崇,对本土文明智慧的珍重,还需要对传统文化怀有自觉的内心感动。
 
    我的生命从中华远古走来,我的精神在中华江河中滋养,我对中华家园的赤诚情怀与生俱来。
 
    用文化传播创新的尝试,留住本色的泥土眷恋,留住隽永的农耕诗意,留住温暖的乡愁情韵,留住经典的美学范本,作为“中华节气牌”游戏的创意发明人,内心深处始终充盈着一种与中华厚土更加贴近的亲切感与甜美感。
 
    注:本文系《中华节气牌创意研究》书摘。
 
中华节气牌番种名称及牌型组合图例:秋露莹莹
 
中华节气牌番种名称及牌型组合图例:冬雪飘飘
 
   《中华节气牌创意研究》是继2016年7月由长江出版传媒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华和牌创意研究》(作者:周涧)之后的又一部新作。
 

   项目关注:http://www.2cb.cn/pages/news_show.php?newsid=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