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传播研究

《中华节气文化牌内涵创意及技术规则设计》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鄂作登字-2017-A-00005117
《中华节气文化牌视觉符号体系创意设计》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鄂作登字-2017-F-00005118
 
二十四节气民俗文化传播的再创造路径新探索
文/周涧
 
    “二十四节气”是“中国民众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实践的统一整体”,但同时也是一套丰富的“民俗系统”。从民俗学角度看,“二十四节气”包含有口头民俗学(民间歌谣)、风俗民俗学(仪式庆典)、物质民俗学(民间饮食)等多元民俗文化现象。
 
    学术表述民俗文化现象大体具有以下特点:它们是社会性和集体性的,一般要经过民众的认同和长期实践,才能成为风俗;它们大多以类型或模式的形态存在;它们在时间上具有传承性,空间上具有扩展性。
 
    虽然在现代都市化和工业化快速发展的当今时代,“二十四节气”作为农耕历法其应用功能效应越来越走向式微,但是作为一个民族的民俗文化一定要继续弘扬光大。因为民俗是一个民族的生命胎记和心灵密码,是一个民族的生存根脉和文化基因,是一个民族的生活智慧和精神风采,它既是一个民族的历史,更关系到一个民族的未来。
 
    北宋文学家苏轼《上神宗皇帝书》中有句名言:“人之寿夭在元气,国之长短在风俗。”“二十四节气”作为“民俗系统”,其核心文化基因是“天人合一”的中华哲学理念,即敬畏自然、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人与自然谐和同律。
 
    春秋战国时期伟大思想家孟子,在与梁惠王的一次对话中就说过:“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孟子·梁惠王上》之《寡人之于国也》)。意思是:不耽误农业生产的季节,粮食便会吃不完。其时,孟子是由顺天时务农事的比喻,来引申其所主张的顺民心、保民生的仁政王道思想。即对话中所说的“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可见中国古代先贤对农事与自然现象的感悟,其实包含了以民为本,王与民兴衰一体的治国理政的深刻意涵。
 
    从孟子“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这段名言的现实意义看,当今时代对于“二十四节气”民俗文化的传承,其本质在于,铭记凡事从“天地自然”宇宙观和“人本生活”生命观进行整体思考的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和中华文化的核心要义。
 
    “立春雨水到,早起晚睡觉”“春分麦起身,肥水要紧跟”“惊蛰解冻好耙地,立夏小满正栽秧”“芒种时节样样忙,收麦种豆不让晌”“夏至不锄根边草,如同养下毒蛇咬”“小暑天气热,棉花整枝不停歇”“大暑不割禾,一天少一箩”……。“二十四节气”的农事实践,生动地体现了人与自然的谐和律动关系,是“天地人和”哲学精神与现实生活的融合统一。
 
 
 
    从民俗文化表现形式上看,“二十四节气”只是“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的民谚歌谣,只是“立春迎春,清明祭祖”的习尚仪式,只是“冬至饺子,夏至面”的民间饮食。但从民俗文化内涵意义上看,“二十四节气”更是效法自然、顺应天时、与时偕行、天人和谐的精神智慧。
 
    民俗生活彰显民族智慧。民族智慧彰显民族情怀。民俗决定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形成一个民族的心灵向往。故而,传承民俗文化是一个民族坚定自信走向未来的重大社会课题。
 
    传承之要在于“传”。没有传就无以知,没有知就无以承。
 
    由古至今,我国对于“二十四节气”的民俗文化传承一直都是丰富多彩的:既有国家祭典,又有生产仪式和习俗活动,还有谚语、歌谣、传说、诗词、工艺品、书画等文艺作品。这些都为2000多年后的今天“二十四节气”荣列世界“非遗”代表作名录被举世瞩目,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有民俗学界的专家学者们建议,应借助“二十四节气”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成功的时代契机,全面发挥以民众为主体,辅以政府、媒体、学校教育、学者等多方的力量,进一步激活“二十四节气”民俗文化的旺盛生机。
 
    更有专家学者提出了对“二十四节气”民俗文化传播方式“再创造”的新观点:“在现代条件下,尤其是现代都市化和工业化的条件下,如何适应现代人的生活和精神需要,用新的表达形式和传播方式,对我们的农耕先民留给我们的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中蕴涵的传统智慧进行提炼、升华、传播、弘扬,在现代社会条件下赋予它新的意义和新的生命,借以寻回日益远离自然的现代人失落的‘精神家园’,安顿现代人的‘文化乡愁’,将二十四节气作为传播中国文化、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重要内容。”(山东大学教授刘宗迪《二十四节气制度的历史及其现代传承》/《文化遗产》杂志2017年第2期)
 
    作为当代华夏族群的子民,其实有许多人对于传承老祖宗留下的“二十四节气”民俗文化遗产,都拥有一份自觉的内心情怀。“中华节气文化牌”(简称:中华节气牌;技术名称:二十四节气麻将牌)的应天时而创生,正是呼应了专家学者的提议,创新探索了一条“二十四节气”民俗文化传播的“再创造”路径。
 
    用民俗化的牌艺游戏嫁接“二十四节气”文辞符号,以牌张依序组合的技术规则,将春夏秋冬二十四节气的序律以及由不同季节衍生的节庆知识,通过娱乐的方式,在愉快接受中与反复记忆中自然而然地植入游戏参与者的脑际。这种传播再创造,不仅具有知识系统原汁原味的完整感,同时兼有可普及大众的通俗性以及可跨越时空长久流传的可延展性。是一种较之于其他传播方式更接地气的全新探索。
 
    从传播受众(即游戏参与者)认知与体验的角度看,中华节气牌技术体系设计,既有节气序律排列的“节气龙”牌型,还有节庆季节归类的“同一季”以及民间吉祥口彩的“六六大顺”番种,又有季节兴替时光转换的“始立轮新”“分至时转”组合,更有“春雨绵绵”“夏暑炎炎”“秋露莹莹”“冬雪飘飘”等文化意涵联想的牌张拼连。不管是从视觉上还是从心理上,抑或从知识温习上,其受众都会有一种来自身边生活的熟悉感与亲近感。
 
    而作为一款娱乐游戏产品,其同时还有更本质的功能,那就是同样具有国民百玩不厌的麻将游戏之乐趣。
 
    这又呼应了山东大学王加华教授在《节点性与生活化:作为民俗系统的二十四节气》(《文化遗产》杂志2017年第2期)文中的提议:“应充分发挥二十四节气作为民俗系统的特性,重视其生活性,要尽量使其‘无孔不入’地介入现代民众的社会生活。”
 
    中华节气牌游戏创意,正是“无孔不入”的一种文化传承方式的探索。有了无孔不入,传承就会无处不在。
 
    总之,对于弘扬与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言,传播需永续,创新无止境。中华节气牌只是众多创新浪花中的一滴水珠,只祈望这滴水珠在时代艳阳的耀照下,折射出一颗中国心的赤诚光彩!
 
    注:本文系《中华节气牌创意研究》书摘。
 
中华节气牌番种名称及牌型组合图例:大四季
 
中华节气牌番种名称及牌型组合图例:小四季
 
    《中华节气牌创意研究》是继2016年7月由长江出版传媒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华和牌创意研究》(作者:周涧)之后的又一部新作。
 

    项目关注:http://www.2cb.cn/pages/news_show.php?newsid=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