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实效传播
 

 

虚渺气韵隐名寺,迷蒙深处闻梵音。——北京龙泉寺雾景

 

柳智宇:我心永驻佛陀圣山
文/周涧 林璟璇(原创)
 
    2018年12月,一篇《柳智宇下山》的文章成了年末网络热文。众多网民,对这位曾经的“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满分金牌、北大数学系尖子生、麻省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得主”的数学天才,后来赴北京龙泉寺剃度为僧的贤宇法师,出家八年后又走出庙门下山入世的独行人生,都怀有一分新奇感。
 
    对于“柳智宇从龙泉寺下山”的热门话题,有网友评论:“他下了龙泉寺的山,其实没有下心里的山。”这恰恰也印证了柳智宇自己对网文的公开回复:“我是柳智宇(贤宇)本人,我没有还俗,告诉大家一声。”
 
    事实的真相是,柳智宇的自在肉身真的下了龙泉寺的山,而他心里的灵魂之山依然是“普度众生”的佛陀圣山。所以“入世”(融入社会)并不等于“还俗”(认同物欲)。如今的柳智宇,依然是一袭土黄色的僧袍四方游走,依然是一颗剃净烦恼丝的佛僧头冥想思考。
 
    现在,柳智宇的社会身份自我定位是“佛系心理咨询服务者”,他的发愿标签是“释贤宇追寻生命的足迹”(柳智宇公众号)。
一、佛缘:天命定数
 
    当年,头戴“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满分金牌、北大数学系尖子生、麻省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得主”光环的柳智宇,一意孤行皈依佛门剃度出家的惊世骇俗的举动,引起了社会广泛争论。搜索百度百科人物“柳智宇”,在“人物评价”一栏,记录着各种不同的声音:
 
    “我看过他的文章,知道他所有的思考都是一下子深入到最终极的问题,所以能够理解他选择皈依宗教作为归宿。但修行的方式有很多种,有点遗憾他的选择这么彻底和决绝。”——知名青年作家蒋方舟评。
 
    “这不是浪费教育资源吗?上了这么多年学一点社会责任感都没有?”——网友工程师评。
 
    “柳智宇成为奥赛冠军是他的选择,出家亦是他的选择。与民族大义无关,只是个体对于生命和宇宙的探索。而巧合的是,这也恰恰是科学本义所在。”——未署名网友评。
 
    其实,如果真正要探寻柳智宇特立独行的心理成因,当年北大的一位学姐的评价才算道出了真谛。
 
    在北大就读期间,柳智宇参加了弘扬传统文化的耕读社。社团活动中他的与众不同的思考和表达,或许只有一位来自艺术系的学姐能懂得他的内心世界。学姐这样评价他:“总是有很高远的目标,总是在追求什么,像一株爬山虎,始终在向上攀缘。”
 
    或许,一心向佛就是柳智宇的天定宿命。还在华师一附中理科实验班期间,柳智宇内心就非常希望用自己的数学学习体悟去帮助同学,但他的诚心助人的主观善愿,总被别人当作傲慢的施舍而不被理解。他人用世俗的功利之心来猜度柳智宇的纯善之腹,让他陷入苦恼。他突然感觉到在同学中一个人独自领跑数学成绩赛队的心灵的孤独。
 
    上了北大,柳智宇内心助人的发愿更加强烈,甚至由此影响到了他一直以来对数学智慧妙趣的孤赏。大三下学期一次讨论班结束后,柳智宇向导师马翔袒露了心迹:“大一的时候我本来对数学很有热情,可是一年下来兴趣全无。如果我把数学学好了,就能帮我身边的那么多人解决他们的问题吗?”
 
    从小学到高中,数学的缜密思维训练和严谨逻辑演绎的智慧妙趣,一直让柳智宇感到心灵的充实与快慰;也是他今生的命运之旅要途经燕园和未名湖,并在这里与佛陀结缘的必然路基。
 
    大一冬天,柳智宇加入禅学社,中学时对佛陀的朦胧向往的潜意识被激活。燕园理想主义思想的活跃、未名湖月光倒影的静谧,这样动静两极的触点一旦在某一个时空点重合,必然会酝酿出发生在20109月,与一个名叫柳智宇有关的轰动燕园乃至全国的“北大数学系尖子生出家”事件。
 
    柳智宇剃度出家的执念与决意,与厌世无关,与命运打击无关,也与感情挫折无关,更与前途渺茫无关。他的内心真实写照,可以从他高三时的旧作《远慰风雨夕》“天地虽大,无一可载我之物;众生虽广,无一可立我之人。”的诗句中发现端倪。是北大燕园的耕读社和禅学社以及龙泉寺的天缘,水到渠成地促成了柳智宇尚佛之举。
 
    数学不是柳智宇命运的归宿,哲学才是他的终极。佛学,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表达的哲学,是一种救赎人性与人心的哲学。所有的佛理都是特殊意义的哲理。
 
    早在少年时,柳智宇就十分喜欢禅宗六祖慧能大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经典谒语。进入北大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学识的积累,他更加折服大师谒语所蕴含的深层次的哲理:只有透悟生命的本原和生命的终极,才会向自无尘处断烦恼。心无尘则身无尘。佛学讲究万物在心,修世赖心。他觉得数学解决不了人心的问题,惟有佛学才能安养人心。这就是佛法的力量——一个是智慧,一个是慈悲。
 
    经过冷静与清醒的思考,柳智宇坚定地感受到佛法的开化指点才是他的内心真正想要的,它能告诉自己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才能真正让自己获得内心的自由,同时也能帮助别人获得内心的自由。
 
二、学修:觉悟升华
 
    八年的寺院修行,昔日内心孤傲的名校学霸柳智宇,扫过厕所、做过斋饭、买过菜蔬、端过茶水、当过泥瓦工、收发员、资料管理员、还体验过耕种,尽管身体劳累、事务琐碎,但他的内心感受到一种深切的满足感。“一日不作一日不得食”的戒规,让他对劳动意义的理解有了新的升华。
 
    静能修心,动也是修心。寺院并非避世的空门,只是淡欲的闭室。寺院其实也是观世的窗口。劳作使他能真切理解农夫和工人以及文员的心情,这是一种之前宅室求学无法得到的体验。以劳作的体验来参禅学佛,使他的内心更加谦恭,使他的学修更加务实。
 
    而异于常人的数学思维天赋,又使他学佛法的时候比较严谨,容易把概念理解得比较清晰,不会随便地搞一些联想。另外,数学里面体现的对于自然本质的一种洞察,也与佛法里面讲的智慧类似,这又有助于他对佛法理论的深悟。
 
    从行堂做起,到剃度成为沙弥,再到受持戒律成为比丘,柳智宇的学修功课也日益精进丰满。他精读了《菩提道次第广论》和《阿毗达摩俱舍论》,同时也学习了许多戒律典籍。参与了南山律典校释的工程、龙泉寺藏经工程,参与了僧团的教学并编辑了一些戒律教材……
 
    佛学功课的研修与参悟,仿佛一朵美丽和灿的圣莲在柳智宇的心池绽放。他的内心充满了温暖,他的心之窗豁然通透。他把佛学的功用,放在人类文明价值的大空间来观照,放在现代哲学、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科学、比较宗教学等学科的多元体系中来融通,力图从文明的融合与多元学科的会通中,探寻到一条独树标范的开显人类心灵提升的路径。
 
 
面壁而立的背影,不是悬念而是答案——当我转身之时,已是新的启程。(柳智宇存照)
 
三、履新:只为众生
 
    八年的佛门学修,这是继北大毕业之后又一次时间更长的特殊大学之旅。对于崇尚灵魂自由和追求高远目标的柳智宇而言,又临到毕业季。
 
    柳智宇自我选择的“毕业”,但在世俗的眼光看来却是“下山”。甚至有网络文章以《“数学天才”柳智宇下山,理想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标题,来表象地解读柳智宇这一次的人生再履新。
 
    柳智宇姑且也认同社会上的“下山”之说,但他却坚决澄清“还俗”之言。他会用新的人生行动来证明自己“随俗不流俗”“尊俗不媚俗”,探寻“参与现实却要升华现实”的新理想之路。
 
    如果说俗间的大学授予学生的是智慧,那么佛门的大学教化学生的却是智慧+慈悲。当下,已满而立之年的贤宇法师(柳智宇),是带着沐浴了慈悲佛光的更加成熟的智慧重新落地到现实之中。
 
    如果说数学是柳智宇心入佛门的命运入口,那么运用数学思维创新构造的佛系心理咨询体系就是他落地现实的命运通径。
 
    关于数学思维,学术定义上有这样一段阐释:“数学思维也就是人们通常所指的数学思维能力,即能够用数学的观点去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转化与划归,从一般到特殊、特殊到一般,函数/映射的思想,等等。一般来说数学能力强的人,基本体现在两种能力上,一是联想力,二是数字敏感度。前者能够把两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联系在一起,这其中又以构造能力最让人折服。”
 
    当具有超强数学思维头脑的数学天才,带着“普度众生”的慈悲心怀,将创新构造的佛系心理咨询体系呈献给社会的时候,所引发的会不会是更多人的祝福与期待?
 
    心理疾患是全球性问题。而不容回避的是,目前中国15岁以上人口中,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超过1亿人。心理疾病与一般疾病带给患者的痛苦不同,它直接破坏人的思考、交流、融入社会的能力;同时,它也会带来巨大的疾病和经济负担。“一个精神病患者拖垮一个家”的凄惨事例比比皆是。这种疾病对于病人、家属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事实上,心理疾患问题是单靠医疗机构药物治疗解决不了的,它需要心理咨询乃至全社会各类机构协同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明确强调:“国家鼓励和支持开展精神卫生科学技术研究,发展现代医学、我国传统医学、心理学,提高精神障碍预防、诊断、治疗、康复的科学技术水平。”
 
    所谓“心理咨询”,学术概念是“心理师运用心理学的原理和方法,帮助求助者发现自身的问题和根源,从而挖掘求助者本身潜在的能力,来改变原有的认知结构和行为模式,以提高对生活的适应性和调节周围环境的能力”。
 
    在专业实践中还有另一种表述:“心理咨询”是协同配合心理治疗的,区别于化学药物和物理强制对身体机能干预的,一种语言沟通、暗示、导引的心理疏导手段;是一种良性、没有任何潜在副作用的,复健于自然之中的心性疗愈方式。
 
    贤宇法师之所以选择“佛系心理咨询”作为“佛法普度”的现实入口,首先是基于“心病还须心药医”这个流传千古朴素至简的哲理,而佛法恰是救赎心灵的良药。第二是基于精神病患者受度群体的庞大,能让“普度众生”的慈悲价值得到最大化发挥。第三是基于特定助度对象的分众区块明确,受益实效可以清晰量化。
 
    贤宇法师“下山”后,面对媒体记者的采访,是这样表白自我心声的——
 
    “佛法是系统、完整的生命教育,让我不会迷失在这个喧嚣的世界,是不断开发心的潜能,越走越从容,越走越有力量。佛法不在于外在的形式,而在于内心的慈悲和智慧。慈悲与智慧让我能走入他人的内心,让我能分享大众的苦乐。我遇到佛法以前是一个孤独的人,而现在我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我渴望和每个在生命里相遇的人成为知心朋友,我能常常体会到与他人内心深处的联结。这样,他们都成为我生命中美丽的花园。当然,我也欢迎你们常来贤宇的花园走走。”(摘自贤宇法师的博文《这是我出家八年来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
 
    贤宇法师的这段心声表白,我们也可以理解成他的“佛系心理咨询”的价值宣示。
 
    需要强调的是,贤宇法师定义的“佛系”,与时下社会流行语“佛系”的“内心平和、淡然处世”的“自在状态”意涵有本质的不同。它是一种“慈悲心念的智慧觉悟”的“利他思维”。将这种慈悲心念的智慧觉悟的利他思维,作用于对心理障碍者的心理疏导的行为实施,以达到助度众生的目的。这就是贤宇法师独创的“佛系心理咨询”发愿。
 
心无尘埃一案净,窗外寰宇十方空。——贤宇法师《佛系心理咨询客服流程(试行)》配图
 
四、启程:和缘向远
 
    2017年底,柳智宇考取了三级心理咨询师执照。他是为“下山”后的身份转型所作的资质准备。还在龙泉寺学修期间,他就一边看着心理学专著,一边在僧团的师兄弟身上尝试。他发现心理学常常会比佛法更有效——有一些人是因为心理问题出家,学习佛法时会直接去找满足自己需求的部分,掌握的是“过滤过的佛法”。由此他体悟到,心理学可以面对和处理内心的阴影,而“超个人的觉悟”才由佛法解决,而这对多数人来说过于缥缈。这就为他专门针对众多心理疾病患者特定需求,创新构造佛系心理咨询体系,提供了现实的实践印证。
 
    当然,如今的柳智宇不再是当年所谓年少成名孤傲独行的“纵情”书生。他现在是身担“法师”使命的弘法佛僧。“下山”后的贤宇法师,更是以谦恭求学的心态四方结缘。因为他深知“用佛系心理疏导助度众生”的发愿,仅凭一己之力是很难实现的。因为作为单独的个体,无论时间还是心力和体力,都无法应对庞大的心理疾病患者群体。况且,每个患者的疾病成因与心灵感应的差异,也不可能单由一种方式得到解决。他希望缘联更多的有慈悲心、有实效心理咨询工作经验的优秀咨询师,组合各种资源,共同完成“救赎心灵于疾苦”的佛法使命。而只有更多的慈悲心念智慧觉悟者缘聚在一起,并以各自的业务专长达成融通共效,佛系心理咨询的“体系”才是一个完整的构造。因此,他会主动参加一些社会上心理咨询行业高层次的讲座、培训、交流等活动,虚心学习各家之长,同时也在寻找有缘同行的合作外援。
 
    2018年10月下旬,在一次心理咨询业界合作对话培训活动中,有一位来自武汉名叫余健豪的心理康复机构负责人的现场发言,对贤宇法师有很大的启发。他及时将自己的感触发表在“贤宇的微博”上,与缘友分享:“……他专门接受一些有精神疾患的人作员工,包括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这些患者难以在心理咨询的框架内解决问题。他给他们提供工作,在工作中与他们对话,请他们谈自己的故事,通过这种方式很多患者都有好转。他的这种方式,有点类似于森田疗法,也类似于佛教中的帮助人的方式。心理咨询来自西方,有固定的框架,对一些人是不适用的。我们要开发更多的心理服务方式。”
 
    2019年新年伊始(1月5日),贤宇法师专程到武汉“慧琛心灵学苑”实地考察取经,并对余健豪先生亲自制订的《严重精神障碍学员康复管理工作规范(2018版)》文件进行认真细读。贤宇法师特别对该文件中提倡和规定的“由社会工作者及心理咨询、康复专业人员和志愿者等在专业技术人员指导下,向社区精神疾患者提供康复服务”的概念定位非常赞同,他认为心理康复就应该是由多角色业者协同参与的社会性的系统工程。这也正好吻合他独创“佛系心理咨询体系”的“和光同尘,和缘协力”的理念思考。其间,贤宇法师与余健豪先生还就联缘“公益助人”话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贤宇法师(左)与余健豪先生(右);贤宇法师与余健豪先生在慧琛心灵学苑“心理学”课堂合影
 
    这一天正值小寒节气,雪后的武汉,寒意彻骨。但贤宇法师的内心,因“佛系心理咨询”的实践之旅有缘友伴行而温暖。他仿佛已经聆听到春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自己行走的脚步也越来越坚定有力。
 
    用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以无尘之心建净尘之功,将慈悲之心度众生安康。三十而立恰风华,一路向远志弥坚。
 
    其实,柳智宇(贤宇)此次人生再出发,是对自己早在少年时就发下“利众生济渡沧海的大愿”用行动显现的现实注脚。
 
    第二传播友情撰文,本文已发“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