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再传播的形式将有价值的资讯转换成新的价值 HTTP://WWW.2CB.CN   
实效传播

 

中华姓名之美:吉雅气韵品“涧”字

/周涧

 
        笔者姓周名涧。
 
        在网络搜索条框内输入“周涧”,首页头条便是本人的名字。
 
        汉字的“涧”读音是jiàn,指的是山间流水的沟,或者小溪。形声。从水,间声。本义:夹在两山间的水沟。出自《说文》——涧,山夹水也。
 
        “涧”字的通俗解字说法是:
 
        门外有流水,门里有阳光。
 
        “涧”字的诗情说文意涵是:
 
        涓涓清流屋旁过,灼灼艳阳门庭落。
 
        自然写意隐山谷,恰似莹练舞幽壑。
 
 
 
         一个“涧”字,温婉柔纯,意象妙美,气韵吉雅,视为“最美中文”之字毫不为过。
 
         因为有流水,有阳光一定是最美好的自然景致。
 
         在流传千年的中华古诗中,唐代著名诗人王维脍炙人口的诗作《鸟鸣涧》就是以“涧”为题。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诗文描画的宁静安祥的山野夜景,让人心境怡然,思绪静纯。
 
 
 
        中国是一个农耕古国,山水田园情怀是古代文人墨客内心的通感。而一个生发于山野、成形于幽壑的美好意象“涧”字,必定是诗人们描述自然、表达情感的常用之字。有诗作为证:
 
        “涧道馀寒历冰雪,石门斜日到林丘。”(唐·杜甫《题张氏隐居二首》)
 
        “涧雪压多松偃蹇,岩泉滴久石玲珑。”(唐·白居易《泛太湖书事,寄微之》)
 
        涧香霞影绕楼台,卷箔凭阑耳目开。”(唐·贯休《陪冯使君游六首·迎仙阁》)
 
        涧花入井水味香,山月当人松影直。”(唐·温庭筠《西陵道士茶歌》)
 
        涧瀍秋潋滟,嵩少暮微茫。”(唐·柳宗元《弘农公以硕德伟材屈于诬枉左官…谨献诗五十》)
 
        涧花轻粉色,山月少灯光。”(唐·王维《从岐王夜宴卫家山池应教》)
 
        涧泉含宿冻,山木带余霜。”(唐·李隆基《早登太行山中言志》)
 
        涧筱缘峰合,岩花逗浦飞。”(唐·李乂《春日侍宴芙蓉园应制》)
 
        涧流漂素沫,岩景霭朱光。”(唐·卢照邻《至陈仓晓晴望京邑》)
 
        涧树含朝雨,山鸟哢馀春。”(唐·韦应物《简卢陟》)
 
        “涧叶才分色,山花不辨名。”(唐·王勃《麻平晚行》)
 
        涧水吞樵路,山花醉药栏。”(唐·岑参《初授官题高冠草堂》)
 
        ……
 
        由上列古诗可以细品出“无溪不成景,唯涧山野秀”的诗画意韵来。
 
 
 
        在中华姓名学的取名思考中,将具有天然诗韵的“涧”字作为某人的名字,自然很显雅气。
 
        而说到取名,笔者此名的“涧”字并不是生命降世后父母所赐,而是在经历了人生磨砺成长后自我所选。
 
        笔者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最初家父所取的名字叫“建平”,即当时的社会热词“建设和平”之意,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
 
        “建平”的名字相伴我度过了初涉人生的20年光阴。
 
        其中的后10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屈辱岁月。
 
        1976年初,结束了5年的“知青”生活回城,由农民向工人的角色转换。转户口时,我自作决定将“建平”的名字改换成单名“剑”,表意:利剑断旧尘。即告别苦楚,仗剑扬眉向新途。
 
        这次的改名带有命运转折的心路印记。
 
        又过10年岁月。其间1982年至1985年笔者利用工余时间勤奋自学,获得了广播电视大学“语文类”专业毕业文凭。三十而立的我怀着对未来征程的憧憬与自信,再一次自我改名,将“剑”改为“涧”。
 
        这次的改名,与我人生缘遇的一位贵人有关。
 
        时年的他,是一位慈祥亲和的六旬老者。他的名字叫:梅白。
 
        时年的我,拜梅白先生为师。
 
         关于梅白,曾经也是国内知名人士,担任过湖北省委副秘书长,现代杂文作家。他的文思十分敏慧,连共和国主席都赞称他“半字师”。
 
        2018910日教师节,笔者在价值中国官网个人专栏曾发表过一篇回忆文章:
 
    《师恩故事:我的尊师是毛主席赞称“半字师”的梅白先生》
 
 
        本文专门记述了我与梅白先生师生情缘的过往故事。其中有这样一段回忆:
 
        当年我的好几篇小说习作也曾得到先生的亲笔点评。有一次梅白先生回到家乡,父亲带我前去拜访,梅白先生认真看过我呈上的几篇小小说习作后对我说:文见性格,你的文笔温润细腻,但你的名字的“剑”字显得太硬,与你性格不相符。我觉得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就从字典中选中了比较温雅且与“剑”同是四声的“涧”字,将“周剑”改为“周涧”。(此后,我凡是给报刊投稿的消息、通讯类稿件都以“周剑”署名,而凡是诗歌、小说、散文等文学类作品便以“周涧”署名。后来,随着以“周涧”署名的作品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越来越多,“涧”的名字就逐渐取代了“剑”一直沿用了下来。)
 
        笔者并没有用心去研究中华姓名学,也不知名字的酌定是否真的会有所谓“运程密码”的赋予。但从自己的名字几番更改的现实结果来看,感觉到名字的汉字寓意对于一个人的人生旅程的确还是有某种神秘的鼓舞力量。
 
        吉雅寓意的名字一定会给自己带来内心的自信。这其实也就是中华姓名之美的力量。
 
        一个“涧”字,“门外有流水,门里有阳光”——这是我对自己人生的最美好祝福和最吉祥祈许。